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沙巴体育外围app:第36章 她到底在计较一些什么

作者:药师文利  |  更新时间:2018/6/25 18:33:38  |  字数:3050字
    自从那天之后,林浅就格外的小心,那怕是在宫家,不太熟悉的佣人和保镖她都会心存戒备。

    早上,林浅刚一下楼,就见兰管家手中正在拆着一封信。

    林浅以为是兰管家自己的信也没有多问,哪知道兰管家刚一拆开信就惨叫的扔在地上。

    林浅出于好心上前询问兰管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兰管家吓得脸上没有血色,抬起手指声音发颤的指着地上信,后怕的叫:“好恐怖!”

    林浅抚着兰管家坐下,拍着她的肩膀,安慰说:“兰管家,别怕,说不定是谁在恶搞。”

    “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慢慢地从恐慌中恢复过来的兰管家一把抓住林浅拍在她肩膀上的手腕,恨恨质问。

    林浅蹙眉,一脸疑惑的看着兰管家,转了转眼睛,她突然明白过来,“你是说这封信是给我的?”

    林浅指着地上的信件问,瞧着兰管家恐惧的样子,她也不敢轻易捡起来去看。

    兰管家先是一愣,而后扯着嘴角,甩开林浅,鼓足勇气几乎不敢正眼去看地上的信件,非常吃力的别着脸捡起来扔到林浅怀中。

    林浅本能的躲开,信封里的东西随着扔出去的弧度尽数的掉落在地上。

    林浅扫了一眼脚下散落着各种血腥的照片,也忍不住吓得惊叫一声。

    叫声很快惊动了守在门口处的保镖,最后那些血腥的照片是保镖整理好装进信封里。

    林浅看着保镖手中的信,小声吞吐的问:“确定是收件人是我?”

    保镖很认真的看了看,肯定的点头说,是。

    林浅一个趔趄,身体瞬间重心不稳,还好一旁的佣人及时扶着她坐下。

    她还没有从刚才血腥的照片上回神,那边已经恢复元气的兰管家就开始谩骂起来。

    “真是造孽啊。我们宫家到底是到了什么血霉,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个丧星,你过去到底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兰管家就像是唱戏一样,一边嚎叫着一边配合着各种肢体动作。

    林浅有些发懵,她的脑子里不断浮现着刚才看到的那些照片上的画面,太残忍了,太血腥了,也太恐怖了。

    好在兰管家的叫骂声让她慢慢地恢复了有些理智,她听着兰管家嗓子开始发哑,向佣人吩咐道:“去给兰管家泡一杯菊花茶来润润嗓子。”

    兰管家一听勃然大怒,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手叉腰一手直指林浅,语气冲天吼道:“你这个丧门星,滚,现在立刻给我滚……”

    林浅其实也是好心,她刚才也是真心为兰管家考虑,现在就算要她滚也嗓子沙哑的喊不出来了。

    林浅起身,看着兰管家面露担忧道:“兰管家,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你还是喝点水在说其他,你这样喊会把嗓子喊坏的。”

    兰管家一听更加生气,她随手抓起茶几上的一个水杯朝着林浅就扔过去。

    还好,伸手敏捷的保镖接住了兰管家扔过来的玻璃杯,并对兰管家发出警告,要她不要太过分,小心无法跟总裁交代。

    果然拿宫铭威严来压制着兰管家很管用,她终于有所收敛。

    林浅疲惫的软软靠在沙发上,她努力不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的害怕。

    不一会儿的功夫宫铭就赶了回来,见林浅摊在沙发上,拉着她起来,“上楼说。”

    仰头看宫铭的时候,林浅眼睛里闪烁着晶亮,仿佛黑夜中看到了曙光。

    关上房门,宫铭拿出上楼之前保镖交给他的信件。

    “你看这些照片其实只是合成的而已,对方就是想给你造成心理上的压力。”宫铭将照片铺在林浅的面前,给她仔细分析经过ps的痕迹。

    宫铭说完,林浅终于轻松很多,她拍着胸口心有余悸道:“假的就好,假的就好。”

    宫铭又反复检查了一遍信封,很快发现里面的一排小字儿“叛徒,死。”

    宫铭邹眉,正准备合上信封,却被有所察觉的林浅从他手中抽走。

    看了上面的血字,林浅吓得脸色青白,手一抖信封就顺着掌心落地

    “这……”林浅忽然明白过来,刚才宫铭那是为了安抚她才说那些照片是合成的,她之前看过关于御龙集团的报道,通常在要清理叛徒的时候都会事先通知。

    说到底她也是怕死的,尤其是死在御龙集团那些人手中,那死法简直就是惨无人道。

    林浅牙齿打颤,害怕的双手抱在身前。

    宫铭毫不迟疑的绕到林浅身旁坐下,伸手将她搂在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用特有的磁性嗓音安抚着她低声道:“有我在,不要怕。”

    林浅心中所有防线顷刻间分崩离析,紧紧抓住宫铭的肩膀呜咽的抽泣起来。

    她第一次埋头在一个人男人怀抱肆意的哭着,原来有一个肩膀可以靠着哭出来是这么的幸福。

    只可惜,这个男人从来都不属于她林浅,若有一天她真的因为林诗潼而死,他会为他难过吗?会原谅她吗?

    突然,林浅松开宫铭,眨着泛着晶莹的泪眸,一字一顿认真问道:“要是我真的死了,你会原谅我吗?”

    宫铭愣怔了几秒,很快明白过来林浅说的是什么意思,脸色温和了一些,解释道:“关于那场车祸,准确的来说和你无关。那是有人提前设计好的车祸,你的出现只是意外。”

    林浅惊诧的瞪大眼睛,像是没有听懂一般,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宫铭不去看林浅,只轻描淡写的解释道:“不该你知道的无需多问。”

    林浅咬唇,看着宫铭的侧影心有不甘,明明刚才还那么绅士的安抚她的情绪,才转眼功夫就和她拉开距离变得冷漠疏离起来。

    沉默了一会儿,宫铭正面看向林浅,面无波澜的正色道:“真相早就查明,与你无关,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

    林浅向来不是一个推卸责任的人,不管宫铭说的真相是什么,总之都是她害得林诗潼成了植物人。

    尽管她很怕死,真的很怕。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死在了御龙集团手上,她也不算是死不瞑目,毕竟凡事都有因果报应。

    “若林小姐不是御龙集团的人,那你一定恨不得我死,对么?男人,呵呵,说到底都是薄情的生物。”林浅心里有些乱,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计较一些什么,一直憋在心里的那些话也只有在失去理智后才敢说出来。

    宫铭脸色瞬变,犹如那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黑云,脸上阴沉沉的可怕。

    男人倾身贴近女人,幽深如海的黑眸像是要将女人吞噬,双手有力的扣在林浅的肩头上。

    用几乎冷的含霜的嗓音一字一顿警告道:“给你一点儿颜色就开染坊的后果——很严重!”

    林浅毫不畏惧的仰着脸和宫铭对视,她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地和宫铭对视。

    若宫铭真的是薄情的男人,那就是她林浅眼瞎爱错了人,如此,她一定会像戒掉对宫铭的爱慕。

    宫铭那如海的眸光在女人不屈的注视中似乎有了动容之色,只是很浅很浅,浅到林浅根本无法扑捉到。

    “林浅你记住,你只是林诗潼的一个替身。我会保护你的安全,至于其他的一切,不该你过问和知道的,趁早闭嘴。”宫铭声声冷硬字字命令,根本不容林浅有任何的反驳和忤逆。

    林浅想着她连死都不怕了,还怕宫铭吗?之前她是害怕死也不敢去违背宫铭的任何命令。

    可现在就在此刻,她不想在让自己活的那么压制那么的被动。

    若未来某天她真的会死在御龙集团的人手上,至少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她一定要弄清楚她爱慕这么多年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一个值得去深爱的男人。

    她要问,不在惧怕也不在畏畏缩缩,就让她以将死之人的姿态肆意妄为一次吧。

    宫铭含怒起身,抬脚就要迈步离开,林浅从沙发上跳到地上,毫不迟疑的伸手从后面一把拉住宫铭。

    宫铭顿住,侧目之际满脸危险。

    “放开。”宫铭嘴上说放开,却鬼使神差的没有甩开女人的手。

    林浅不放,其实她也很诧异,完全可以稍微用力就能够甩开她,宫铭竟然没有那么做。

    林浅潜意识里还是有些顾忌,女人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总是希望还能留有余地,所以她不敢抬头去看宫铭的脸,目光紧紧锁定在拉着宫铭的手腕上。

    周遭的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林浅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此刻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她握着宫铭手腕的力道不知不觉之间在潜移默化的加重。

    越是用力,宫铭的眉头就邹的越深,腾空的一只手就那么垂在一侧没有任何的动作。

    林浅吸了吸鼻子,用一种壮士断腕的气概咬牙道:“宫铭,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一个值得去爱的男人。如果,你因为知道真相后不爱林小姐才会原谅我,我……”

    她会怎样?她到底能够怎样?根深蒂固的卑微总是在合适的时候堵的她没有勇气在说什么。

    突然,林浅浑身一个激灵,无力地垂下双目,瘫软的松开握住宫铭的手。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沙巴娱乐平台,沙巴特殊娱乐,沙巴国际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