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沙巴体育滚球结算快吗:第二十七章 不得不防

作者:偶尔的,小任性  |  更新时间:2018/10/11 21:22:26  |  字数:4207字
    沈约当即跪地,口中辩解,“微臣不敢,还请太子殿下恕罪。”

    盛清卿也没料到沈约如此莽撞,连同他一起跪下,“殿下,沈公子他只是心疼臣女受伤,一时间心急了些,还请殿下不要见怪。”

    盛清卿神色堪怜,有心想用些手段但因为二人相距有些远只能作罢。

    盛清越表情惬意,能看着这一对奸夫淫妇跪在自己面前也算是喜事一桩了。

    盛清卿见此暗恨,却不敢多说。

    “殿下,既然她二人是无心之失,不如就放过他们吧。”盛清越想了想,干脆道。

    皇甫宸难得一愣,目光隐隐有些诧异,这女人怎么转变这么快?居然替这二人说起情来了。

    “他二人随意欺侮于你,便是打孤的脸面,又置皇家颜面为何地?”皇甫宸道,心中已有定论。

    盛清越闻言,方说,“殿下,谁人无错,妹妹如今受伤颇重,沈公子也是心急。殿下宅心仁厚,不会与他们计较的。”

    皇甫宸似是沉吟了一会,看向盛清卿二人的眼神仍旧冷冽,“既然越儿这么说,便罢了。”

    盛清卿咬牙,她根本不想盛清越相救,但若是她不出声,此事也无法善了,只得欠身道,“多谢殿下,多谢……姐姐。”

    齐敏慧目光隐隐有些黯然,看向盛清越更是隐隐有着不忿。

    能让太子哥哥叫她越儿,这般亲昵的称呼,果真是狐媚货色!

    皇甫宸深深地看了盛清越一眼,道:“孤还有事,便散了吧。”

    说罢,他转身离开。

    仍然跪着的盛清卿悄然抬起头,却只来得及看见他迤然的身影。莫名的,盛清卿从中看出了一种生人勿进的冷漠。

    她的目标,唯一另眼相看的居然是盛清越。

    盛清卿深吸一口气,这绝对不是因为她比她差,定然是因为盛清越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让太子率先对她上了心!

    等来日皇甫宸心仪了她,定然会待她更好!

    皇甫宸走后不久,沈贵妃便来了,先是对着受伤的盛清卿嘘寒问暖,紧接着半是歉意的半是强硬的通知宴会结束。

    马车上,盛清越闭目养神。方才在宫里她虽是看了一场好戏,可神经也始终绷紧着,生怕盛清卿又搅弄出什么岔子。

    直到这会,她方能松懈片刻。

    今天过后,丞相府与她更是步步危机。只是,盛清越眼帘颤了颤,除开她死去的母亲,她还有一个亲人在丞相府。

    那边是她的亲生哥哥,盛北安。只是这一世,不知盛北安是否会再次选择相信盛清卿了。

    若是盛北安不选择她,怕是她们之间只有些兄妹间的香火情。

    不过此时操心盛北安一事为时尚早,盛北安现下还在求学之中,归期未定。

    “嘭!”倏地,马车一阵猛烈的摇晃,盛清越哪怕反应极快,仍然是重重的撞上了车壁。

    “小姐!”鸢儿惊呼一声,连忙上前查看盛清越的伤势。

    马车震动时,盛清越就及时朝左偏了一点,是以脸上只留下一块红印,那颜色颇深,若是不及时处理伤势,怕是就要留下淤痕了。

    “小姐,你没事吧?”鸢儿急问。

    盛清越嘶了声,伸手将额头上的淤血揉散,“你去问问外面怎么回事。”

    鸢儿看着她的动作怔了怔,她总感觉自从二夫人死后,小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冷情,忤逆,现在沉着一张脸的模样又有几分慑人。

    盛清越转过头,眉间皱起,“怎么还不下去?”

    鸢儿连忙应了声,下了马车没一会又苦着脸上来,“小姐,敏慧县主在下面呢,她请你下去一趟,说是有事商议。”

    齐敏慧?盛清越眼睛微眯,唇边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既然如此,那便下去看看。”

    鸢儿道,“小姐,敏慧县主看起来似乎是心情不好,你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我知道了。”盛清越不以为意,齐敏慧说不定现在还在为宫里的事生气,肯定是没什么好脸色。

    “敏儿,方才你叫人直接将马车拦下实在是太莽撞了。”左玉缇拧着眉头,一脸的不赞同。

    刚刚齐敏慧直接让侍卫拦下马车,若不是此刻街上并没有多少行人,恐怕还得牵连无辜。

    齐敏慧沉着一张俏脸,“左姐姐,我就是看不惯盛清越这个狐媚子竟然勾得太子哥哥帮她说话!”

    齐敏慧回想起先前在宫里头,皇甫宸话里话外都是向着盛清越的,心情就一下子沉进了谷底。

    左玉缇张了张口,到底没再说什么。她和齐敏慧算是自小一起长大,自然是明白齐敏慧对太子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

    原本,齐敏慧作为齐郡王的女儿,又是圣上亲封的县主,说不准能够坐上太子妃的位置。说曾想,转眼间太子殿下就有了心仪的女子,还立马请圣上赐下了赐婚的旨意。

    “清越见过县主。”盛清越方一跳下马车 ,就见着站在一旁候着的两人。

    “玉缇。”盛清越眉头挑了挑,露出个温和的笑容。

    左玉缇却是愣了,“清越,你的额头这是……”

    盛清越道,“不妨事,”她话锋一转,道,“县主匆忙拦下我的马车,不知是有何事商议?”

    齐敏慧也注意到了盛清越额头上的红痕,她皱了皱眉,一脸的不高兴,小声嘟囔,“怎地就没破了相呢?”

    左玉缇和她离得很近,听得清清楚楚。她面色顿了顿,打量了几眼盛清越的神色,摸不清她到底听见了没有。

    “清越,我和敏儿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左玉缇笑了笑说。

    “哦?”盛清越依旧笑着。

    这时,齐敏慧忽然嗤笑了一声,“你还不知道吧,在你走后,你的妹妹盛清卿就被皇后娘娘叫走了。听说,娘娘还赐下了活血祛疤的膏药。”

    说着,齐敏慧复又沉下脸,美眸瞪向盛清越,“你知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闻言,盛清越目光一凛。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前世,她似乎是听说皇后极为的喜欢盛清卿。若不是皇甫宸也喜欢她,说不定皇后还会收盛清卿为义女!

    正想着,齐敏慧嘲讽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皇后娘娘对盛清卿印象不错。至于你……”齐敏慧冷笑了声。

    左玉缇担忧的看着盛清越,太子孝顺,若是皇后因为盛清卿的关系不喜盛清越,恐怕她的太子妃位也坐不稳当。

    “县主所言我知晓了,多谢县主告知。”盛清越道,她暗忖,圣旨已下,就算是皇后应当也造不成什么影响吧?

    齐敏慧似是看穿了她内心的想法,冷笑出声,“我劝你还是不是想得太美好,皇后娘娘喜欢的是盛清卿那般模样的。就算你有本事嫁给太子,以后的日子也不会过得太好。”

    “是啊,清越。我看你还是寻个机会好好向皇后娘娘解释一番。”左玉缇附和道。

    听言,盛清越轻笑,看来这两人已经相信御花园一事是盛清卿故意栽赃陷害,这倒是好办了。

    “你这人怎么还笑起来了?”齐敏慧瞪眼,“我好心好意的告诉你,难不成你还以为我在开玩笑不成?”

    盛清越行了一礼,“县主能够如实相告,我自然是承情的。”

    齐敏慧听罢这才善罢甘休,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愈发难看,“你也别自作多情,我才不是想帮你,只不过盛清卿那女人,订了亲还敢觊觎太子哥哥,真是恬不知耻!”

    盛清越倏地笑了起来,道,“县主也看出来了?”

    齐敏慧哼了声,“盛清卿那女人眼珠子都快黏在太子哥哥身上了,真以为所有人都是瞎子不成?”

    其实原本齐敏慧并没有看出来,只不过皇甫宸离开的时候盛清卿一直若有若无的凝望着他离开的方向,这才让她察觉到不对!

    纵然太子哥哥处处向着盛清越,但盛清卿那种货色,简直恶心!

    左玉缇娇容上露出几分愁绪,“清越,你……你还是不要掉以轻心。”

    左玉缇说完,心中轻轻地叹了口气。她们这样的女子,最忌讳的就是交浅言深,只希望她不要误以为她是故意要破坏她们姐妹之间的关系。

    听到左玉缇所言,盛清越脸上方露出了几分真心的笑容,“县主和玉缇的话我都记下了,只是皇后娘娘礼佛,我无事的话倒是不好打搅。”

    话落,齐敏慧和左玉缇眉头同时皱起,这倒是她们疏忽了。皇后久居深宫,又不是个爱热闹的性子,寻常人等并不好相见。

    想着,齐敏慧有些不耐烦了,“反正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只要你不让盛清卿那没脸没皮的女人称心如意就好!”

    盛清越笑着点头,她的目标就是让盛清卿身败名裂,自然是不会让她如意的。

    她眸中闪过一道冷光,很快的又平复下来,“今日就多谢二位了。”

    目送齐敏慧与左玉缇走远,盛清越淡淡道,“走吧回府。”

    上了马车,鸢儿一张小脸煞白,“小姐,刚刚那两位小姐说的是真的吗?皇后娘娘喜欢二小姐?”

    盛清越唇边含笑,目光却是刮骨的寒冷,“就算是真的又如何?我盛清越要嫁的是太子皇甫宸,可不是什么皇后娘娘!”

    鸢儿闻言心头一惊,垂下眉眼不敢再多问。

    盛清越注视着她的发顶,心头沉吟,看起来,鸢儿这个丫鬟目前还没有再一次背叛她的打算。

    只不过有一就有二,还是不得不防。

    盛清越已经回了丞相府,盛清卿却刚踏出栖凤宫的宫门。

    “盛小姐,老奴许久未见皇后娘娘这般高兴了。您往后若是有空的话,可否进宫来陪伴皇后娘娘?”皇后贴身伺候的嬷嬷对着盛清卿道。

    闻言,盛清卿微讶,做出一副喜不自盛的模样,“嬷嬷言重了,皇后娘娘佛法高深,清卿驽钝,就怕日后娘娘要嫌弃清卿了。”

    那嬷嬷又是一笑,“盛小姐说笑。”

    说罢,她拿出一个金色雕着凤纹的牌子递给盛清卿,“往后盛小姐若是有空入宫,可是带着这个牌子过来,宫人会把你带到栖凤宫的。”

    佩青见状正要接过,盛清卿却亲手接了过来,慎重的将牌子放进了贴身的荷包里,方道,“如此,那就多谢嬷嬷的一番美意。”

    见状,那嬷嬷笑容愈发温和,又寻了个小宫女送盛清卿出宫。

    “小姐,那嬷嬷不过是个下人,你何必对她这般客气?”出了皇宫,佩青就憋不住了。

    盛清卿轻飘飘的看了佩青一眼,“说你没脑子还真是没脑子,茹嬷嬷跟在皇后娘娘身边多年,就算是个下人又如何?宰相门前三品官的道理你还不懂吗?”

    察觉到她的不喜,佩青脸色微白,口中忙道,“小姐恕罪,是奴婢多嘴了。”

    “知道就好。”盛清卿淡淡道,她看了眼自己染血的衣袖,秀眉微蹙,“马车怎么还不来?”

    佩青生怕她发火,急忙说,“小姐,是沈公子说要亲自送小姐你回府,所以府里的马车就先回去了。”

    盛清卿眉头一皱,心头却是暗恼那些奴才都吃了豹子胆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敢回府?

    瞧着盛清卿脸色愈发难看,佩青心头焦急,踮起脚四处张望。没一会,她就面露喜色,“小姐,小姐,沈公子到了!”

    “卿儿!”沈约跳下马车,眼中有着担忧,“卿儿,皇后娘娘没有为难你吧?”

    后宫外男不能入内,是以沈约不能跟进去,很是着急。

    盛清卿俏皮一笑,“没有,皇后娘娘很是温和,还赐了祛疤的膏药呢。”

    沈约剑眉一皱,语中含怒,“都怪盛清越那个恶毒的女人,要不是她,卿儿你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受伤!”

    “沈郎!”盛清卿微微摇头,神色间含了几分苦意,“如今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太子妃,不可……”

    沈约嗤笑,“卿儿,先上马车吧。宫里发生的事情你娘已经知道了,现在正等着你的消息呢。”

    闻言,盛清卿眉头一皱,说,“她是不是已经回府了?”

    沈约嗯了声,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厌恶,他低声道,“太子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盛清卿顿了顿,暗道她也正想问呢。

    这厢,盛清越方一回到府上,大夫人林氏就气势汹汹的找了过来。

    “盛清越!”

    “盛清越!你给我出来!”

    房内,鸢儿跪在地上,“小姐,小姐求您了,您出去见见大夫人吧!”

    盛清越优哉游哉的靠在椅子上,眸光有些高深莫测,“她过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姐,”鸢儿瞪大了眼,“大夫人毕竟是您的嫡母啊!”

小偶昨晚熬夜看了本竞技沙巴娱乐平台,今天下午太困,就没忍住睡着了,谁知道一觉睡过头了,对不起大家,这一章多一千字作为晚更补上,(づ ̄3 ̄)づ╭?~ PS:我罗总真的帅破苍穹魅力无边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沙巴娱乐平台,沙巴特殊娱乐,沙巴国际娱乐官网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 免费送彩金